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与确诊者的感染率有何差异?


大年二十九,郑瑞强临时接到国家卫健委的援汉任务,只身从扬州前往武汉,说到前往武汉的过程,他直言过程周折。

根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郑瑞强是国家卫健委最早派往武汉支援当地医院抗击新冠肺炎的四名专家之一。

同时,新的指导方针将帮助州长和决策者决定“维持、增加或放松他们所采取的社会距离措施和其他缓解措施”。

在疫情初期,郑瑞强除了要负责肺科医院危重症病人的救治方案之外,另外一个任务是作为专家组成员不定期前往定点医院巡查,筛选出危重症患者,提高救治的精准和成功率,有时候,他还需要带头去做插管等一些高风险手术。

特朗普表示,美国政府将使用“高度危险”、“中度危险”或“轻度危险”来给全国各郡进行分类,分类标准将取决于与国家公共卫生官员及科学家密切合作所制定出的分类标准。

对于一线医护人员来说,ECMO、气管镜、气管插管等都是高危操作,极易近距离与病人的的气道分泌物接触,而病人喷射的气溶胶携带病毒的可能性非常大。“从保护年轻医生的角度考虑,我们都是自己上。”郑瑞强说。

在郑瑞强到达武汉的同时,另外三位收到国家卫健委通知的专家也分别从全国各地赶往武汉。抵汉后,郑瑞强被安排至武汉市肺科医院坐镇ICU,武汉市肺科医院是最早的三家收治新冠肺炎定点医院之一。

据《江苏工人报》披露,郑瑞强针对自己援助的武汉肺科医院重症患者多的实际,在征得指导组专家同意后,利用“魔肺”技术,对肺功能可逆的患者,采用ECMO(人工心肺机)替代人工肺,为患者提供循环和呼吸支持,从而提高抢救成功率,降低死亡率。

而截至美国东部时间27日21时(北京时间28日9时),美国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更是超过10万例,达到103942例。

虽然希拉里的这条推特并未点名特朗普,但美媒一眼看出,这个人就是特朗普。